国务院巡视员揭秘为何国家在减税但民营企业税负却增加

导 读

魏加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巡视员。本文据其在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宏观经济形势季度分析会的演讲整理,有删减,未经作者审核。



对中国经济我是喜忧参半。

先说喜的方面,研究宏观经济,除了有先行指标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先行地区的概念。

我记得199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我去广东调研,WQS是副省长,负责分管金融,我见到他以后,他当时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印象非常深,他说今天广东遇到的问题,就是明天内地将要遇到的问题。

为什么?因为广东是改革开放走在最前面的省份,所以今天广东遇到的问题,将来内地都会遇到。

最近我调研了两个省,一个是广东一个是浙江,这两个省最大的特点都是民营企业非常发达。浙江省的领导讲他们认为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最困难的是2015年。

大家都知道温州金融风险爆破以后非常困难,这两年情况看,浙江经济在好转,而且是一步一步上来了,省领导感觉到很有信心。

广东别的我不说了,深圳经济增长8%以上,包括东莞、广州我们都跑了跑,看看企业、创新,大家积极性蛮高的。

这说明什么?我觉得这很说明问题的,这种省份经济的市场力量很强,民营经济主导的地方,说老实话政府的作用就显得简单多了,主要是自己有了自我运行机制,不管领导怎么换,该怎么运行就怎么运行。

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至少民营经济基础比较好的省份,或者说民营经济占主要成分的省份,确实有新的亮点,有抬头的迹象。

这是喜的方面,我觉得应该首先看民营经济占主导的省份。


忧的方面,我现在担心这么一个事情,首先金融风险。防范金融风险对不对?我认为完全正确。

我们多年来是一直呼吁防范金融风险,我记得1995年我写的防范金融危机的报告,1997年爆发亚洲金融危机,那个报告后来也公布了。

2015年,我们主动申请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课题,做了“十三五”时期的经济风险评估,其中部分成果除了上报以外,部分成果出了一本书,我们把当前面临的主要经济风险用矩阵的形式进行了测算。

风险等于这个事情发生的可能性,以及它带来的损失。我们通过计算把风险的大小、传导机制包括影响做了一个评估,而且我们一直在提醒说要防范金融风险。

所以我说防范金融风险完全正确,但是最近一个时期,大家可以看到一行三会纷纷表态,首先货币政策这一块,恐怕是要收紧的态势。

这里有几个因素,大宗商品价格在上涨,PPI在涨,然后再加上美联储缩表,所以货币政策有可能要收紧,实际上已经在收紧了,这是一个方面。

但是另外一方面,金融监管纷纷表态要加强监管,尤其三会表态要加强,而且竞争性的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措施。这个事情对不对呢?刚才我说了单个看都非常正确,我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引起共振。

可能有一些老同志知道,银监会和人民银行分家这件事情最早是我提的,我2000年写的内部报告,2002年、2003年开的报告会,上面让我们专门研究这个事情。

我当时提出来货币政策和银行监管要适度分离,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央行管货币政策,影响的是基础货币;银行监管的力度大小直接影响货币乘数。两个系数,两个变量,就很容易出现在放松银根的时候,银行监管也放松了。

1992年很典型,等着收紧的时候,银根收紧了,银行监管也收紧了,这样它就导致同步震荡,很容易超调。当初我们提这个观点就是从这个角度提出来的,甚至我提出来从人的性格上来讲,搞货币政策的人应该是非常灵活的人,这个月把利息提上去,金融市场瞬息万变,金融市场一变化下个月可能要把利率调下了,这是完全可以的,货币政策应该是非常灵活的。但是搞银行监管的人应该是非常固执、铁面无私,就按照国家的法律,甭管什么时候只要违法违规我就要查处。

我当初提货币政策与银行监管适度分离,我记得2003年,我们和世界银行专家谈的时候,我强调货币政策独立性的时候,当时有个人讲除了货币有独立性,银行监管也应该有独立性。我当时不太理解,银行监管是政府的职能部门,怎么能有独立性呢?

上届政府我明白了,大家去看银行监管很有意思,2005年经济过热的时候,监管部门下令停止贷款,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监管部门去催贷,监管部门催着银行放贷出了风险谁的责任?

我们越来越意识到不光是货币政策要有独立性,银行监管也要有独立性。由于中国现在的这种集中的体制,就出现一个情况:如果高层领导没有注意到,或者忙不过来的时候,关注其他的事情的时候,可能监管就没人去管,或者政策也放松,监管也放松,然后等着领导一旦意识到了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性,也意识到货币发的过多的时候,就有可能和大家一起,这边货币政策收紧,同时监管收紧,不光是银行监管收紧,证券保险一起收紧,这个又出现了原来担心的问题——同步振荡,一刀切,还有就是要一步到位。

如果光是金融风险的话,这个事情也还好理解。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最近的环保。

加强环保绝对正确,我2008年就写绿色金融的文章,推动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绿色证券,我们现在在研究绿色产业政策,一直在推这个事情,因为关系到每一个老百姓的生活质量。

但是也是以前不管的时候放任自流,现在管了也是全国试图一步到位,这样的话,它对经济也会产生向下的压力。

还有别的事,一个是征税。我们也在研究财政可持续性的问题,从财政可持续角度来看,一边随着经济下行,财政收入的增速放缓;另外一方面财政支出尤其是民生支出、公共服务的支出快速增长,而且这些支出是刚性的,只能上不能下。在这种情况下从长远来看,中国财政将来有一个可持续性的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我们也能理解,从财政部门、财税部门现在有增加税收的压力。


尽管这届政府一直讲减税,但是实际去看,比如营改增,我们去调研企业反映,营改增受益者是大企业,大企业通常是国有企业,利润上升跟这都有关系。但是那些小微企业,尤其科技型的小微企业往往是民营企业,他们没有抵扣,所以享受不了营改增减税的好处,实际在增税。

再有一个,现在税率说是在减,实际是征收力度在加强。

所以到企业调研会发现,企业感受到的实际税负是在增加的,企业反映很强烈。税收很重要,但在经济这种状况下,如果加大税收负担,企业的日子就更难过。

最近还出现了一个因素,就是各城市都在追求文明城市建设,加强文明城市建设。这个事也很正确,我记得前几年参加国家外专局的座谈会,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专家跟我们讲,说中国面临的不是农村城市化问题,现在面临的是城市农村化的问题,城里到处是城中村,过马路也不遵守交通规则,完全把农村的习惯带到城里来。所以城市文明建设应该是非常重要的。

但最近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大家知道大城市在拆危,过去政府鼓励个体户,在门口弄个小买卖,结果现在统统拆掉,力度非常之大。那么,这些人将来上哪去、吃什么?很多河北来的很多人都回去了。所以最近有人说是一个好迹象,农村的消费在上升,但是它可持续吗?收入将来从哪来?另外城里人的生活,以前到门口小摊上买包烟什么都很方便,现在都拆掉了。

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我想说的是,防范风险完全正确,加强环保完全正确,加强税收征管力度完全正确,加强城市文化建设也非常正确。但是如果这些事情同步走会出现什么情况?

大家都知道现代经济学有个基本假设,人在大多数时候都是理性的。但是也有另外一个概念,一个组织的所有人,一个组织的所有部门,都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很可能会出现合成谬误。如果所有的部门一起来,加强监管齐步走,一刀切,一步到位,那么对经济向下的压力就有可能大于向上的动力。那么结果会出现什么情况,大家都能理解了。

我今天讲这番话不是说监管不重要,恰恰相反,我想说的是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实际上还在于我们的体制有问题,因为监管部门不是对下服务,而是对上负责。

对上负责有什么问题?当领导人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或者没有精力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大家就放任自流,该监管的不监管,出现各种风险隐患。等到领导人一旦重视了以后,大家一起来齐步走,就很容易出现超调的现象。

所以我想说必须从体制上解决这个问题,就是监管部门应该任何时候都应该保持监管力度,任何时候违规违法都应该去查处。

最后,再次强调一下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与单位无关,不代表国研中心,讲宏观经济与股市无关。

*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直达。

免费微信群对对碰继续开放,@小编咨询

-仅限资管从业人员及项目方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