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陂僵狮子:不怕烈焰不畏严寒背后原因成谜 一年一次的大狂欢

“僵狮子”是一种流行于湖北黄陂和孝感一带,在元宵节期间进行的一种民俗活动,这种舞狮、游狮活动,尤其以武汉黄陂的僵狮子最为有名。僵狮子也称“将军狮子”(舞狮者叫“将军”或“马脚”),中国的其他地方的舞狮一般都是俗称的“醒狮子”。云雾山周边的几个村子是玩僵狮子比较密集的区域,一般僵狮子是从天黑开始准备,一直到玩到凌晨一点,今年可能会持续更久。。。

每年农历新年,正月十三到十六,僵狮子就开始在武汉黄陂一带农村活跃了。

黄陂人讲究“年小月半大”、“月半大似年”,可以不回家过年,但必须回家过节,过节就是为了看灯。于是生活在全世界各地的黄陂人在元宵节这几天都会纷纷赶回来,街上往往都是堵得水泄不通。元宵节玩龙灯舞狮子是黄陂一大民俗。

热闹的现场 光着膀子上 围观的人穿着棉袄。

游狮之前,数个壮年男子赤身祼背(现在提倡文明,黄陂很多湾的僵狮子都穿黄、红马褂)跪在“头人”(当年玩狮子牵头的人)家堂屋里,头緾红巾,然后四周锣鼓齐敲,鞭炮轰鸣,搞得满屋硝烟弥漫,持续十余分钟到数十分钟不等。只见头缠红巾者猛然立起,不住抖动,口中念念有词,好象自称自已是刚下凡的某神,接连会僵下几个“马脚”(也有的村叫“将军”),于是游狮活动开始。

身穿红衣头缠红头巾的马脚。

威风凛凛的狮子 似乎已经蠢蠢欲动~~一个狮头几十斤重,舞起来视若无物。。。。

在游狮过程中,僵下的马脚们一直跟着狮子,好似神仙,他们半赤着背,抖动着,丝毫没有惧冷的感觉,有时停下耍几下木棍、刀剑之类,有时手捧着鞭炮炸,毫无惧色。特别是十五的夜灯最热闹最精彩,僵狮子不仅会爬到堆成山的桌子上,还会叼咬蜡烛(当地人称嗅蜡,音译),从煮开的柴油里拿取吉祥物等等。

僵下来的马脚会掀桌子,一个瘦小的马脚需要七八个壮汉才能按住桌子,但是桌子还是会被拖动很远。僵下来的人会不知疲倦地蹦和跳,而且会撅着振动嘴唇向外吐气。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黄陂的僵狮子是当地人的骄傲,在整个黄陂,国家5A级景区木兰云雾山及周边的数个村庄,一直是僵狮子民俗民风最盛的所在。去年元宵,一行数人驱车黄陂实地探访木兰云雾山及周边的几个村庄,见识到了这一神秘热闹的民俗现象,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一位老人正在祭拜,祈求风调雨顺人丁兴旺!

正月十三到十五,到祁家湾、李集等都可以看到,沿路看路上擦了旗子的村子~~从云雾山出发,大概半个小时车程,到了一个叫魏宅的地方,应该是家族的祠堂,门口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摆上了香案。一般都是以湾(村)为单位,举行独立的游狮活动。

在黄陂人看来,元宵节舞龙、耍狮、看灯,年才算结束。。。

黑夜里的烛火分外显眼,又带有几分神秘。

在黄陂民间,僵狮子不仅是一场民俗活动,更含有祈祷和祭祀的元素!

下马:指马脚从日常状态进入僵狮子的状态的过程,也叫僵下来了。。。

看见火光就扑上去,这哪里还是肉体凡胎。。。反正没办法用常规的逻辑去解释,除了马脚本身,谁也没法搞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游狮的队伍。

舞动的狮子头,一种是纸扎的,一种是一层一层的纸糊的,大概都有几十斤吧,僵狮子的马脚举着玩多久都不会累,只要一直处于僵下来的状态。 鼓能敲多快,舞狮子的人就能举着几十斤的狮子头跟着鼓点舞多快。

热闹的街头 浓浓的年味,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一个元宵,唤起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