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癖的杀手、变态的网站,就那么真实地存在这个世界上

章莹颖到底怎么了?她生前遭受了什么样的对待?美国社会真的如此危险?章莹颖的厄运是否会在某一天降临到你我身上?警方和媒体都未公布详情,留给人们无尽可怕的想象和猜测。

如同好莱坞的一部恐怖片,阳光灿烂、一脸笑靥的90后中国女孩章莹颖,就这样消失在治安很好的大学城。警方认为,天真的她被险恶人世夺走了年轻生命。

但随后披露的信息显示出了更加恐怖的一面: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绑架案,而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罪恶。

10月3日,美国联邦一个大陪审团,正式决定以“绑架致死罪”起诉克里斯滕森。他的犯罪意图不仅仅是杀人这么简单,而且采取了变态的犯罪手法,最后以令人发指的残忍酷刑虐待并导致章莹颖死亡。

检方向大陪审团提供的起诉书中提到:

“章莹颖的死亡发生在绑架过程中。嫌犯克里斯滕森以残忍、邪恶和堕落的手段犯下罪行,其中包括虐待以及对受害者进行严重的身体伤害。”

“此外,克里斯滕森此前精心策划了整起绑架事件,最终导致被害者死亡。”

变态杀人犯竟是学霸高富帅

2017年4月,章莹颖作为访问学者赴美去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交流学习。谁都想不到,这趟本该充满新奇、愉悦、温馨细节、多年后成为人生中美好回忆的赴美之旅,却成为她人生末班车。

现代科技为我们留下了章莹颖最后的公开踪迹。6月9日下午,她乘坐公交车前往校外的公寓,她要签署一份租房合同。

她在1时52分要转换公交,2点一辆黑色欧宝雅特轿车经过章莹颖身边,之后折回,章莹颖在和司机简单交谈后上了车,就此一去不返。

监控画面显示,她穿戴木炭色棒球帽、粉红色间白色上衣、牛仔裤和白色网球鞋,背着黑色背囊。晚上9时24分,友人才报警。6月10日,警方对其失踪正式立案。6月30日,嫌犯被捕。

监控录像中的章莹颖

嫌疑犯克里斯滕森(Brendt Christensen)不是低端人口。他在2017年5月获得了伊利诺伊大学物理学系的硕士学位,伊大此专业在全美排名前列,该系教授约翰·巴丁(JohnBardeen)两次获得诺贝尔奖。

嫌犯本科是威斯康辛麦迪逊分校物理学专业,当过助教,参加过物理社团。他可谓高智商、高学历人士。“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普通学生,并没有什么异于常人。”克里斯滕森本科时的一位教授回忆,师生曾完成一项研究瑞士大型强子对撞机的数据研究项目。

他也不是只能上快手看着整形美女主播流口水的穷矮搓。他已婚,妻子米歇尔和他是高中校友,尚没有孩子。他和妻子住在距离校园3英里的一处公寓楼里。“圣诞节的时候一对幸福的夫妇来拜访,一切似乎都很好。”公寓邻居这样描述这对小夫妻。

发达的美国媒体当然挖出了嫌犯的老底。他成长于一个中产阶级社区,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父亲从事建筑行业,母亲是家庭主妇,一家人会去镇上的天主教会,这是典型的中西部中产阶级家庭。据老邻居回忆,嫌犯少年时是个“聪明、友好的男孩”,还记得他高中成绩优秀。

对于他刚刚犯下的罪行,邻居和旧日熟人都表示难以置信。克里斯滕森日常出行开欧宝雅特,脸书主页显示他还拥有一辆跑车,雪佛兰的科迈罗,《变形金刚》里大黄蜂就是这款车。

克里斯滕森在脸书上并不活跃,主页上的历史信息多是更换自拍头像,看照片是个老老实实的读书人,非常低调,看似人畜无害。脸书上惟一能让人联想到他罪行的蛛丝马迹,是书籍一栏里有《美国杀人魔》(American Psycho)。

但这也没有太多说服力,喜欢看杀人恶魔故事的人多得是,普罗大众都喜欢读糅杂着色情、暴力、眼泪的故事。但绝大多数人只是猎奇找个刺激,谁都不想效仿着干出类似罪行,然而警方最后在他的电脑上找到了一个不寻常的网站。

嫌疑犯克里斯滕森

“这个网站由你和我一样的性怪癖者组成,

我们认为这样的网站更有趣”

“ F**Life”的网站主页上,有几个大写的宣传语——“再变态一点!”网站自我介绍是——“F**Life是BDSM(绑缚bondage与调教discipline,支配dominance与臣服submission,施虐sadism与受虐masochism)、恋物癖以及变态者的社区。它就像Facebook一样,但主要是像你和我一样的性怪癖者组成。我们认为这样的网站更有趣,不是吗?”

“F**Life”是一个有关性虐待、性变态和恋物癖的社交网站,2008年由加拿大人约翰·巴库创建,拥有500万会员,号称是同类网站是全球第一。

不过一般人很难找到这个网站,因为谷歌等搜索引擎根本搜不到它,必须登录进去才能查看。

最开始的时候站方实行邀请制,不能开放注册,后来虽然开放,但要求注册者必须使用手机短信验证,而且对很多地方的手机号都有限制。

登录注册后,用户必须选择性别和性取向,有几十种角色供用户选择,其中包括主流性取向者、性怪癖者、换妻者以及虐童者。会员可以随意创建讨论组,由于含有大量非法内容,招致很多指责。

在纽约的一个案例中,斯蒂芬·霍维尔斯结识了妮科尔·韦赛,两人签署了一份“服务协议”,妮科尔同意把自己的“身体、灵魂和思想”完全供斯蒂芬役使,如同主人和奴隶的关系。

不过两人对这种变态关系仍然感觉不满足,竟然利用从这个网站学到的知识,绑架了两名分别为7岁和11岁的女孩,把她们关到一个农场里进行性虐待。

这两人很快被警方逮捕,于2015年被判终身监禁。在澳大利亚,一个网名叫“狼”的男会员在2015年认识了一名年轻女子,见面后对她进行了性侵犯。

F**Life逃脱了刑事责任,因为网站经营者宣称自己只是为有特殊爱好者提供的“开放、有趣、安全”的平台,加入者都已经是成年人,而且遵守“自愿”的原则,在法律方面打擦边球。

克里斯滕森在2011年成为该网站会员,他上注明了结婚,但处于开放关系,还特别强调了妻子在此网站没有帐号。认证身份是dom(也就是统治者Dominance或者施虐狂dominatrix),声称想寻找“白天是公主,晚上是荡妇的玩伴”。

他还是“美国家庭暴力协会”(Domestic Discipline Society)、“诱拐101”(Abduction 101)的成员。用户ID叫“恶魔689”(Akuma689),这个网名跟他这个人还是很配的。

上网记录显示他多次搜索、浏览如何绑架的信息。“F**Life”的“诱拐101”的讨论区,内有“完美的诱拐幻想”及“计划一场绑架”等条目。

6月9日他开始落实计划,然而他毕竟不是职业罪犯,犯罪手法太稚嫩了,开车接上章莹颖的那一刻,就被无所不在的监控摄像头记录在硬盘里。警方一旦开始排查监控录像,车辆型号和颜色、车牌号码,自然是一目了然。

一个在读博士居然不顾举头三尺有探头,闭上眼睛说瞎话。若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高手,是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然而,他的犯罪心理非常强大。庭审记录、律师的材料没有被公布,但透露出来的有限点滴信息足够让人后背生阵阵凉意。

就在6月29日晚,当地表演中心有一场为章莹颖祈祷平安的音乐游行,他就面不改色心不跳站在那里,他不是来忏悔的,而是来物色下一个绑架对象即“理想猎物”。

他寻找过多个猎物,第一次动手成功的便是章莹颖。法庭上播放了FBI合法监听的通话记录,他谈论了绑架行为,章莹颖上车后给他看手机地图以指出目的地,但他故意错误转弯,最终把一脸惊恐的章莹颖挟持回自己的公寓,强迫她留下,对方有过激烈反抗。外界暂时不知道,嫌犯的妻子有什么样的参与度。

6月12日,警方就找到了雪佛兰的科迈罗,克里斯滕森在接受第一次询问时否认自己曾现身于案发现场,谎称自己宅家玩游戏。这谎言编得太低级了,铁证如山。FBI在6月30日宣布“章莹颖已经死亡”,这句话击碎了善良人们残存的愿景,她真的已经死了。

海外华人集会要求严惩凶手。

7月3日,面如死灰的克里斯滕森穿着灰色条纹囚服,戴着脚镣,上联邦法庭聆讯,基本保持沉默,只有在几次回答法官问话事才开口回答“是”。最后,法庭宣布不得保释,因为这家伙可以对社会产生重大威胁。

审判预定于2018年2月7日,法律程序一步步有条不紊在进行,双方律师也在斗智斗勇。克里斯滕森面临的,无非是死刑或终身监禁。

血淋淋的新闻再一次告诫善良的人们,人不可以貌相,你不知道一个学霸、一个老实人内心藏着什么样的恶魔。高智商的学霸,日夜宅在家里,守在互联网前,不知道哪根神经错乱了,炮制出一个犯罪计划,并付诸实践。

学霸自以为天衣无缝,但毫无做坏事经验的书呆子实在是错误百出。在街头小混混们看来,这样的学霸在犯罪事业上实在是垫底的学渣,一出道就完蛋。只是,在毁灭自身的同时,伤害了无辜者。

世间总有恶魔,愿善良的人们永远不要遇到

根据常识,大约可以做这样的推断,受影视文化影响,很多人对亚裔女性有变态迷恋,觉得特别顺服,嫌犯可能觉得自己能掌控章莹颖。绑架后干什么呢?直男只想到性侵犯,但变态人士会开展密室囚禁、虐待,当然免不了性侵犯,最终处理掉不堪入目的尸体。

这种变态事件不只是这一起,2014年7月,俄亥俄州发生过了囚禁性奴案。一对不幸的母女,遭遇一对悍侣绑架,由此被囚禁在一间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受尽虐待。

男子乔迪·卡拉汉与其女友杰西卡·汉特不但控制她们整个的生活,还用一群自己饲养的恐怖宠物来威胁她们。包括一条有毒的珊瑚蛇、蜥蜴、蜘蛛、蝎子、一条重达130磅的缅甸巨蟒。就这样,这对情侣囚禁了这对母女长达2年时间。

2016年,瑞典一名医生涉嫌下药迷昏女子,并将其关在密室里当性奴,在6天的时间内多次性侵,虽然经过缜密的计划,最后还是事迹败露被逮捕。警方调查发现,密室花费5年的时间精心设计,内含卧室、厕所、厨房,甚至还有小型中庭。

很多网友看到此处会说:还是中国安全,我半夜在小摊上撸串都不会遇到危险,实际上中国也有监禁性奴案件。

2011年9月,河南一男子在地下室挖地窖,先后囚禁6名坐台女当性奴,期间两名女子被杀害。6名被囚禁的女孩都是李浩从洛阳市不同的KTV、小美容美发店、按摩店等场所诱骗,囚禁到地窖内的。

李浩2009年8月份开始挖地窖,同年10月份骗来第一个女孩子,并强迫被骗来的女孩子参与挖地窖,最后一个女孩于破案前2个月被骗来。为了杀一儆百,李浩将一名不听话的女子芳芳打死后,直接掩埋在女孩们居住的房间角落里。

李浩的作案动机是通过视频裸聊赚钱,为了防范被囚禁的女孩儿在裸聊时趁机求救,每次裸聊的时候,李浩都亲自控制,裸聊完之后就关闭电脑、拔掉电源。裸聊的价格是半个小时50元,一个小时100元,通过支付宝结算。

罪犯李浩2014年在河南省洛阳市被依法执行死刑。

2013年福建省演艺公司老板郭某,用狗场地窖拘禁两名女子当性奴,郭某以介绍工作为由,将之前来应聘的少女小丽骗至半山腰的狗场内,企图对其实施强奸,但遭到小丽的激烈反抗而未得逞。

于是,郭某便将小丽关进位于狗场空地上自己挖的一个地窖中,并用铁链锁住其脖子与脚,并用胶带将小丽的手捆住。之后,郭某又驾车下山,以去高尔夫球场玩为由,将之前认识的卖淫女曹某也骗至该狗场,并在狗场的木屋内当着小丽的面强行与曹某发生了性关系,还声称让小丽在旁学习知识。幸好小丽后来发现铁链松动,趁机逃脱后报警。

世间总有恶魔,可能哪国都无法避免。这些人数量极少,正常人根本无法看穿他们内心的无边黑暗,但他们却真实地潜藏在人间的某一个角落,甚至以学霸、成功人士的面目出现。

惟愿善良的人们永远不要遇到他们,惟愿他们永远失手。愿天堂里不再有变态的人,变态的网站,不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校园下午,也要提防一场精心策划的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