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发币不算区块链?这几种币,其实根本没必要存在

本文来自:区块链酋长

距离央行等七部门叫停ICO已近一年,各类ICO却仍通过场外交易等方式如火如荼地进行,据普华永道最新报告, 今 年前5个月全球ICO募集金额已经接近2017年全年的两倍。

与此同时,币圈正在面临这样的窘境: 一方面,许多根本没必要发币的项目也加入ICO队伍;另一方面,全球范围内,数百万美元财富正遭到日益猖獗的诈骗币洗劫,而那些处在灰色地带的ICO项目也官司不断。

近日,区块链媒体Decentralize Today的一篇文章认为,区块链公司并非都需要发币,强行发币只会带来法律风险。而对于“币圈小散”来说,了解发币真正的意义,也有助于识别出问题项目。

(本文由区块链酋长编译整理自Decentralize Today)

加密代币会颠覆区块链公司的募资文化吗?答案是不会,或者说不应该改变。

ICO本质上与IPO类似,但是ICO缺乏像证监会这类机构的监管。 而为了避开监管,多数ICO项目也都会给自己贴上“效用型代币(utility tokens)”的标签,并极力与“证券型代币(security tokens)”撇清关系。

但一个项目究竟是否具备“效用”,并非只是嘴上功夫,对于不符合标准的代币,投资者就要引起重视。

如何排除证券型代币?

首先,如果一种代币可以归为证券,也就相当于否定了它的效用。在判断一种币是否应当属于证券时,豪威测试(Howey Test)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该测试认为证券应当具备以下特征:

1、是金钱(money)的投资;

2、该投资期待利益(profits)的产生;

3、该投资是针对特定事业(common enterprise)的;

4、利益的产生源自发行人或第三人的努力。

任何符合以上特征的代币都应认为是证券,并受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等机构的监管。

那么什么是效用型代币呢?效用型代币实际上是可以交易的服务或服务单位(units of service),他们不能代表一家公司的股份。效用型代币可以比作API密钥,是用来获取服务的一种凭证。

效用型代币有哪些常见的功能?

排除了证券型代币,我们还需要了解哪些是效用型代币常见的功能, 如果某种代币不具备以下任何一种功能,那么很可能只是项目方为了发币而发币。

1.系统激励币: 用来激励区块链网络中的参与者完成某种行为,例如记账,以太坊就可以看作是系统激励币。

2.投票币: 作为凭证用来在区块链网络中行使管理权,持币者可以参与重大决策,例如MakerDao和adChain。

Maker是以太坊上最早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而MKR是一种用于MakerDAO平台管理的token,MKR持币人可以通过投票决定系统的参数

3.(股份)会员币: 会员币是获取平台服务的凭证,例如Gnosis;而股份会员币既是凭证,又要求持币者用该币在平台上进行交易,例如Dether、SpankChain。

Dether提供了一个去中心化的点对点以太网络,用户可用现金购买以太币,并在地图上找到接受以太币的实体店,而商店要增加在地图上的可见性,就必须持有DTH

4.所有权币: 用于表明物品的归属权,例如我们熟知的加密猫,它本身就具有收藏价值。以上提到的几种代币均是可互换币,例如每一个ETH都是等价的,但每个加密猫并不相同,它们不能在保持同等价值的前提下进行自由交易,属于不可互换币。

要注意的是,虽说不具备效用确实就是垃圾币的特征之一,但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某些有资产支撑的代币本身就是合法的,并不需要效用来进一步证明合法性。

什么情况下根本不需要代币?

一种代币如果没有 天然的效用 (与人为制造的效用相对,如人为拔高非本平台发行代币购买服务的门槛) ,那就很可能是多余的。以下是强行发代币的几种典型情况:

1. 仅用于正常支付: 如果一种代币并不作为参与区块链网络的奖励,而仅仅用于交易,那么这种功能完全可以用现存代币实现,完全没有发行新代币的必要。

2. 仅用于证明会员身份: 如果一种代币只是用于证明持币者在某一平台的会员身份(例如有的平台会声称用他们的币购买某些平台服务会更方便),那么这种币也没必要存在,代币必须为平台功能的实现带来直接效用。

总的来说,在决定发币之前,项目方必须仔细研究平台的需求,让代币能为平台带来真正的效用。最终,只有诚实发币的项目,才能在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领域树立口碑。

本文来自猎豹全球智库,创业家系授权发布,略经编辑修改,版权归作者所有,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